17国贸2班 张剑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发布者:学院党团学发布时间:2021-05-27浏览次数:18

四年一瞬,仿佛昨天才踏入校门,今天就快要跨出校门了。我在安财度过了人生风华正茂的四年,我还是我却又不是我了,大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但又什么都发生了,我尽量用我笨拙的文笔写出我心中的所思所念。

四年来我很感谢一位老师——廖信林老师,他教授我大二时的宏观经济学。大二可以自由选课,我为了挤出时间去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在效用最大化的缘故下我改了课表选择了廖的课。老头子说课非常随意,总是跟我们说一些财经新闻和身边的事情,经常一堂课没说什么书本内容,但是八卦极多,改观了我一贯的观点“经济教授尽说些听不懂的人话”。所以 我还算比较认真地听他讲课,甚至有时候把他说的一些观点记下来,不懂的从网上查。即使他说的有意思我也时常旷课,因为我确实有点忙,一方面在自学PR,另一方面一直在参加学校的比赛憧憬着省赛国赛。最后一个月临近期末,我自然每节课都去,不挂科一直是我的底线。我特别清楚,有一次他走到最后一排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小伙子经常逃课吧,不是我们经济学院的,叫什么名字?”“嗯…张剑辉,国贸院的”“好好写一下习题,期末好好干,你考好了我给你的平时分少不了的。挺聪明的一个小孩”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恍惚,记得初中物理老师有一次在办公室中对我非常严肃地说“你可得好好学习啊,不然浪费了你的聪明”而我仅仅是有一次在课堂上回答了他一个启发思维的问题。从回忆拉回到现实中,我啃完习题期末考了八十多分,我很满足,其实更让我满足的是我开始学着老师从经济的角度分析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可我没想到廖老头竟然在微信中跟我说“小伙子考得还不错嘛”,真的让我一瞬间红了脸。我想这就是老师吧,我唯一的露脸是讲了一个自己分析的“房价居高不下的原因”PPT而已,而他自然会关注到每个学生,影响并鼓舞着每一个后辈。后来又选了他的课,老头子对于我的逃课也司空见惯,我甚至很过分地跟老师说“老师半夜断网,您校园网不会断借我用一下吧,我查东西方便。”老头子直接把账号密码发给了我,而这一用就是三年……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恬不知耻。

进入大学,互联网新媒体一下子抓住了我的眼球,自己就从网上学习一星半点一知半解的网络技术。我很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位非常好的辅导员——王骥卓老师。老师介绍我去安财信科学习,我在那度过了大二的大部分时间,跟着信科老师学习了网页编写,ps,方才真正懂得了新媒体技术的优势,也正确全面地认识了自己对于互联网的一腔热血,所以大三我选择了考研国贸,当然这就是后话了。但是辅导员当时对于我的帮助很关键,让我从羊肠小道走上了康庄大道,否则我应该是在宿舍天天抓耳挠腮地学习然后“沾沾自喜洋洋自得”,这是高中老师对我的评价。让辅导员对我印象深刻的应该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她很希望我写这篇征文。在疫情期间我向武汉同济医院捐款了1000元,她对于我这一举动非常赞赏,而对于我自己而言却不是这样,荣我解释一二。我记得考研初,我需要买很多书而爸妈给的生活费其实是不够的,所以我申请了贫困生的奖学金以解决那一阵的短缺。后来卡上多了2000自己并不需要的钱的时候,我就很想很想捐出去。我这个人心很小,为这个事情我一晚上没睡着,我很惶恐,国家有难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而我还偏偏用着国家的钱,中国人自古都是“位卑未敢忘忧国”,我辈读书人更应当如此。倘若我还能心安理得用着这钱,真是万万不可的事情。我记得08年汶川地震时小学都组织全校捐款,大学我想着理所应当有集体捐款。因此我询问了辅导员捐款事宜,结果发现并不是这样,我只能自己去找捐款途径。而我在那个时候还在考研,信息很闭塞,没办法只能经常去烦辅导员,她帮我找了很多途径,可是网上的信息真真假假,电话根本打不通,我一时间也很沮丧很心累。后来我想到了小时候治疗眼睛的武汉同济医院,所以在老师协同下从医院官网上找到了捐款渠道。我仍然记得很清楚,我打了三次电话,发了两次信息终于得到了回电“请你先捐款,我们这边很忙,钱直接打到账户上,备注写电话就行”极其的冷漠极其的富有效率,让我质疑它的真实性。为了保险起见,我第一次捐了100元,等了三天医院官方终于打电话确认捐款的时候,我借机问了一下疫情情况,得到的回复是“医院暂时一切物资还算充裕,但不能保证如果疫情再次爆发是否充足,但是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所以我再次捐了900元,合计1000。我并没有捐了剩下的1000,因为我想等下次危急时刻再捐出去。这是我的心性,我不喜欢锦上添花,我想尽可能做到雪中送炭,可能是虚荣心吧。后来疫情控制,考研初试结束,我用这1000元报了书法班学习隶书,我自认没有浪费国家的钱,这是题外话了。整个捐款历时18天,我很记得这个时间,因为那段时间我学习效率很低,每天都是在找信息或焦急地等回电。整整烦扰了辅导员近半个月,真的很过意不去,明明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却麻烦了别人。所以辅导员的赞赏我真的难以接受,明明是我耽误了她很多时间,我很感谢她。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我认为贫困生助学奖金是财富的再分配,国难当头,财富的再分配应该更多地倾向受难者,我觉得这件事情不仅仅要依靠政府去统筹全局,每一个社会人更要不约而同地去做。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也。我很感谢在大学能够遇见这样两位老师,能够包容我年少不自知,能够帮助我初生牛犊不怕虎。昨日种种,皆成今我,我今后会努力做到两位老师那样,大象无形,大音希然。

(撰稿:17国贸2班 张剑辉